代码

 经典小说推荐 

  • 新史记:李公敖之兄评传新史记:李公敖之兄评传

    李敖公,民国二十四年诞于满洲,开蒙学于北京,不识愁于战乱,民国三十八年,随父海遁台湾,偏安南朝,迄今未归,则公已耄耋耳。夫南朝,蒋氏败绩,踞台岛以苟延,挟国体而自重,隔海峡以对峙,倚米国而无恐,故败而未亡,崩而不溃者也。又,失国之痛,丧家之耻者,至世子经国亲政以来,颇知反躬切责,内则老朽辈渐次逸放山林,青年才俊者归岛效力,仓廪日渐其丰,文明日渐其化,新朝文攻武卫之期,则南朝已入四小龙之列;外则修好...

  • 新史纪:城管传新史纪:城管传

    国朝五十六年(2005)十月一日,乃国朝寿诞之期,天安门下无言而笑,英雄碑前有泪禁弹,草民人等,游不逾矩,乐且内敛,如是而祝庆焉。有市井小民设摊于紫禁城下,售卖国旗而示其忠,期获微利以食有粮,游人喜其便,争购之。老者持之朝天阙,父母授旗嘱儿女。当是时,鲜花作阵承天恩雨露,龙旗点染得盛世和谐,此诚美事也。忽有城管辈呼啸而至,铠甲其身,铁甲其行,狼牙棒迎头飞舞,狰狞貌欲啜小民,先查售卖之谱牒,谓之私贩...

  • 新史纪:拆迁评传新史纪:拆迁评传

    国朝四十一年迩来(1990),举凡大都小邑,城乡僻壤,无不络绎而兴拆迁之风也。毁老宅于旧地,驱原住于郊野,凡弃毁之区,或人烟稠密之闹市,或百年旺铺之基业,或前朝大族之佳构。小民于斯偷生,后代赖此苟延。忽一日,当局涂垩白之大圈,内围斗大之拆字,形如壁上盖印,仿佛家产查封,以国是晓谕于前,算银两小补于中,限时刻驱赶于后,继之以铁甲巨爪隆隆然,大锤锹镐砰砰然,砖瓦梁木灰飞烟灭,王谢堂前燕惊狗走。未及年余...

  • 新史记:张氏艺谋列传新史记:张氏艺谋列传

    张氏艺谋,陕西人氏,国朝影戏之名导,奉圣乐舞之班头者也。初,张氏怀才于黄土,蛰伏于渭水,不遇于旧都,乃天地间一介匹夫而已矣。当是时也,国朝厄运之强弩,邓公拨乱以反正,张氏乃振而起,投考京师影戏教习坊,得高贤传之以摄影术,赖名伶授之以鼓惑功,外邦经典适时泽润,国朝苛禁渐次以松,是以张氏等辈饿极而饱食,囚久而放弛,学成文武艺,效于帝王家,乃以第五代伶者自命也。夫张氏,环眼豹头,虎步狼行,沉毅果决,腹藏...

  • 新史记:阮公次山评传新史记:阮公次山评传

    阮公次山,台岛人氏,凤凰之首席幕僚,坊间之令色名流者也。于台岛受业启蒙,于米国锻淬深造,纽约求学而获硕士,罗省办报初露锋芒。当是时也,阮公青年才俊,展宏图于自由之邦,放大言于无忌之国,舞文弄墨率性而为,臧否人物百无禁忌,且酒色财气伴名而高,米国关防笑纳于囊,则阮公得意于米国,举凡十数载也。论者谓:以阮公之煌煌业绩,得益于米国之良法确凿也,阮公之实为米国人,固也,无争也。未料阮公忽于知天命之年,皓首...

  • 第十六章 (全书完)第十六章 (全书完)

    他这一旋之势,神速如电,俏书生突觉双目一花,忽的失去了对方的人影!俏书生大吃一惊,身子向前一伏,正待收回攻出的折扇,忽听一声冷喝:撒手!突觉一股大力一帖手里的折扇,右腕猛然一震,折扇脱手飞出。俏书生心头猛然一震,他怕对方借势骤施杀手,就在折扇脱手的刹那,陡然施了个怪蟒翻身的招式,右臂环扫而出!他情急应变,不但招式迅速威猛,而且快速如电,余梦秋正想掠身抢夺折扇,奇劲的掌力已逼到他的胸前!俏书生机诈万...

  • 第十五章
  • 第十四章
  • 第十三章
  • 第十二章
  • 第十一章
  • 第十章
  • 第九章
  • 第八章
  • 第七章

金庸武侠小说全集

  • 评弹天地:借如生死别,安得长苦悲评弹天地:借如生死别,安得长苦悲

    一直觉得,程灵素的悲哀,不是因为她和胡斐相见恨晚,走在了袁紫衣的身后,而是生得不够美丽。如果她有小龙女的绝世风华,我不相信血气方刚的雪山飞狐会对她的聪慧和柔情毫不动心。平心而论,袁紫衣**并没有多少可爱之处,无非长得漂亮。但问题是对于女人来说,容貌往往是战无不胜的利器,一场不打不相识,一袭亮紫色娇俏的身姿,从此占据了胡斐心中最难舍的地位。程灵素实在是太聪明了一些,她的料事如神、未卜先知,大概也让胡...

  • 评弹天地:武侠小说中的武功评弹天地:武侠小说中的武功

    武侠小说,提到武侠小说这个名词,有几个基本的因素,就已经天然地蕴含在里面了:一个武;一个侠。虽然很多人认为,在武侠小说的各个要素中,侠是最重要的,或者说侠比武要重要,我以前讲武侠小说中的侠义精神的时候,也特别强调了这一点。但是只有侠没有武,又是不行的,虽然侠比较重要,但是必须有武这个因素作为基础,我们不能设想一个武侠小说,它叫武侠小说这个名字,但是只有侠没有武。如果一个作品只有侠,到处行侠仗义,做...

  • 评弹天地:武侠小说文化中的三魂七魄评弹天地:武侠小说文化中的三魂七魄

    今夜酒醒,看落花满地,忽然想起那段与武侠小说相伴的日子,天马行空,单纯快乐.乃提取小说里一些主要元素侃而谈之,是为中国传统武侠小说文化中的三魂七魄,聊表戏言.三魂,指客栈、破庙与长亭。客栈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前往江湖的路上,没有客栈不可想象。残阳如血,投宿正当时.江湖人士首选当然是悦来客栈。这个古时候最大的品牌连锁酒店声名远播,不仅在各大城市开设有分店,而且待客周到。常年供应侠客必点菜式:上等女儿红...

  • 评弹天地:吃与打结合的温瑞安评弹天地:吃与打结合的温瑞安

    温瑞安的经历很丰富,可能是天南海北酸香甜辣吃得太多太饱,啊一时不知如何偏重,索性去繁就简,创造个来个饭王张炭不重菜,饭管够就好。只不过,饭王对米饭的要求很高:米要好,不粘不硬,粒粒分清;火候水分要好,不糊不糯。温瑞安最大的创新可能在于将以往武侠小说中起点缀作用的美食和武功本身挂了钩例如张炭练的反反神功,直接和吃的饭挂钩,吃的多,武功高,经打,反之则不行;《逆水寒》中的韦鸭毛不但是天下厨子的首领,更...

  • 评弹天地:古龙的浪子情怀与幽暗意识评弹天地:古龙的浪子情怀与幽暗意识

    有种通俗的说法:金庸是侠者,古龙是浪子。这种说法因为蕴含了毫无逻辑性的文如其人思维而令人作呕。然而无可否认的是,金庸未必是侠者,但却有侠者情结,其笔下主角多为儒式侠者;古龙未必是浪子,但却深陷浪子情怀,其笔下主角绝大多数是浪子。金庸试图将令狐冲塑造成浪子,不幸的是,他失败了,令狐冲貌似浪子,貌似打破了儒侠的条框,但在本质上却摆脱不了儒侠阴影,这是宿命。而古龙则从来没有塑造儒侠的尝试,他只写浪子,他...

自定义广告

  • 我与名著:薛宝钗怎样赢了林黛玉?我与名著:薛宝钗怎样赢了林黛玉?

    宝钗是《红楼梦》中最会做人的,书中说她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她的生日,贾老太太亲为操办,问她想吃什么、玩什么、看什么戏,她都掂掇着贾母的心思,投其所好地答了出来,明明是年轻人,又喜欢清静的,却故意点些甜烂食品、热闹戏文,哄得贾母十分高兴。她家中母亲年迈,哥哥混账,自己每日烦务缠身,却不忘每日一早一晚往贾母、王夫人...

  • 我与名著:一句话总结三国风云人物我与名著:一句话总结三国风云人物

    1、刘备的经历告诉我们:集团总裁,完全可以从摆地摊做起。2、诸葛亮的经历告诉我们:进私企,其实比进国企更有发展空间。3、吕布的经历告诉我们:频繁的跳槽,直接导致没老板敢录用你。4、杨修的经历告诉我们:在职场上,总搞得比领导高明,你会死得很惨。5、曹操的经历告诉我们:想在市场上大有作为,就要借国家政策的东风。6、关羽的经历告诉我们:即便你是MBA,一时营销失误,可能让你输给一个跨专业的。7、蒋干的经...

  • 我与名著:三国历史事件我与名著:三国历史事件

    1、长坂坡,赵云又回来了!曹操:第七次了!难道要把我军杀光才罢手吗?这时,赵云在想:NND,让老子断后也不给个地图,长板桥到底在哪啊?2、司马懿率军杀至城下,见城门大开,孔明在城头打麻将,疑有埋伏遂退兵。后探子报:孔在城头喊九万,一条龙。司马懿暗自庆幸:九万伏兵!火龙阵!亏我机灵!撤!3、庞统在落凤坡被射死。士兵:不好了!副军师被乱箭射死了!刘备说:多少支箭?士兵:1000多支!刘备:赚到了,比草...

  • 我与名著:取经路上的“新”闻我与名著:取经路上的“新”闻

    1、妖怪捉走了唐僧,悟空一时慌了神,连忙找来土地:快说,此地可有什么妖怪?土地公公连连摇头:大圣你有所不知啊,现在职能转换,我不管户籍了,我只负责土地使用权转让。2、唐僧师徒来到一户人家化缘,主人是个慈眉善目的热心人,将他们延入屋内,恭敬地问道:不知道来自大唐的高僧对食物可有什么讲究,我一定尽力满足。唐僧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求锦衣美食,但求方便明白了,明白了。主人没等唐僧说完立即出门办理,...

  • 我与名著:爆笑网络流行语说三国我与名著:爆笑网络流行语说三国

    1、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仪式完毕后三人各自高高兴兴地散去,张飞更是乐得合不拢嘴,逢人便吹自己找了个靠山。一天有人讥笑道:一个卖草鞋的,你竟然拜他为大哥,高兴个啥呀?张飞不服:人家是当朝的皇叔,怎么了?但心里还是犯嘀咕。几天后遇到刘备,终于忍不住问道:大哥,人家都说你是当朝的皇叔,对不?刘备笑而不答,张飞急了:你到底是不是啊?刘备叹息道:兄弟别问我,哥只是传说。2、诸葛亮用计三气周瑜,心地狭隘的周...

  • 三十三宫阙叹歌吟   [白愁飞在后期时常吟唱的歌,原作/温瑞安]三十三宫阙叹歌吟 [白愁飞在后期时常吟唱的歌,原作/温瑞安]

    我原要昂扬独步天下,奈何却忍辱藏于污泥;我志在叱吒风云,无奈得苦候时机。龙飞九天,岂惧亢龙有悔?鹰飞九霄,未恐高不胜寒!转身登峰造极,试问谁不失惊?我本想淡泊退出江湖,奈何却不甘枉此一生;我多想自在自得,无奈要立功立业。从心所欲,哪怕佛阻鬼拦?要名要权,不妨要钱要命!手握生杀大权,有谁还能失敬!我若要鸿鹄志在红尘,只怕一失足成千古笑;我意在吞吐江山,不料却成天诛地灭;养兵千日,竟然欲用无人?回首万...

  •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来自:Lest2013-02-2222:57:38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李莫愁。她也确实凄凉:叛出师门没了家,唯一可依靠的男人却背叛了她。从此飘泊江湖数十年,孤苦伶仃,连一个可以信认的朋友都没有。留下了遭人唾弃的骂名。她的狠令人闻风丧胆。只是每逢一个人的时候,看...

  • 一见杨过误终生一见杨过误终生

    (一)遇上一个很有魅力、令自己魂牵梦萦的人,是毕生的安慰,然而,得不到他,却是毕生的遗憾,除却巫山不是云,没有人比他更好,可是,他却永远不能属于自己,那唯有拥着他的记忆过一生了!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郭襄这四位年轻貌美、慧质兰心的姑娘,就是在这种情形下郁郁终生,公孙绿萼甚至心灰意冷得不想做人,其他三位,都没有再爱上谁,她们都在十几岁时见过杨过,短暂的相交,令得姑娘们终身不嫁,她们的回忆是快乐的,...

  • 舌尖上的江湖舌尖上的江湖

    之一、春笋知时节古龙小说写得好,却是洋才子出身;偶尔用起典故,难免有些小毛病。比如《多情剑客无情剑》里说李寻欢,人虽不俗,却从来不吃笋,情节上看,是为了下文他没有喝林仙儿的排骨笋汤,从而发现秘密做铺垫,字面上则是暗地引用了苏东坡那首《於潜僧绿筠轩》:无竹令人俗,无肉令人瘦。但这诗还有前头两句,乃是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则无竹其实是指居住环境,和不吃笋固然没有太大关系了。按说,笋之为物,是没滋没味...

  • 东方不败之乔杨之舞东方不败之乔杨之舞

    那根绣花针,本来可以用中指,我却用了无名指。我的绣花针不是用来绣花,而是用来杀人。一直以来,我为情色困扰,女人,女人,美酒,这似乎是我的全部,我常常为这个问题而竭尽精力:我的存在仅仅是意味着女人吗?脂粉的香味儿,曼妙的腰肢,还有许多许多,我爱她们许多许多。可是总有一天会厌倦,这种厌倦来的很突兀,就像黑木崖,空旷的突然间耸立着这样一个地方。其实,我爱着盈盈。《葵花宝典》就是这样一座塔,通向灵山,哪怕...

  • 莫大的女人莫大的女人

    我站在衡山之巅,年少时候的事情被云驮着,飘到不知多久和多远的地方,她,注定是看不到这抹孤独的云彩了。三十年前,我爱着她,三十年后我爱着她的女儿。风,打皱了衣衫,吹湿了我的眼睛,很久,都没有哭过了。我老了,容易想起年轻时候的事情,尤其是看见令狐冲的时候,也容易流泪,对着风,或者太阳,总是要流下那么一些。岁月究竟是什么,我的洒脱,我的不羁,还有我的风流,都被消磨的没有棱角。每当看着令狐冲,我的眼神就是...

  • 情剑长歌录    [连载中]情剑长歌录 [连载中]

    1潼关,残阳似血。城外五里的马道上一骑疾驰而来,乘客胡碴张舞,眉宇间却可看出才过弱冠之年。此人浑身风尘,肩后衣衫上有一片已结成暗黑色的血迹,想来已是染上日久。背上绑着一幅襁褓,断续传出婴儿的呀呀哭泣声。他极目四望,只见前方一棵巨大的槐树临道长成,树下一户村野人家正冒出炊烟袅袅。他一声长叹,勒马走近。槐树下几名顽童正在相互嬉戏,奋力跳起去摸主干上离地一人多高的一个深洞。旁边柴门开启,一名农妇探出头来...

  • 小罗 :《我是多年以后的人》小罗 :《我是多年以后的人》

    我说我是多年以后的人那个曾经深爱我的少年不是眼前的你太阳要落了星星要淹没了我要走了我们生活的这个年代人们渐渐老了病了但却没有爱情那些和我一样的人题记一蝴蝶飞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摧。鸿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啊,不胜人生一场醉这音律散乱无章的吟诵声,断断续续回荡于小孤山山腰林间,不时的又被那山下湖中飘来的繁弦急管笙歌笑语所搅,到最后,已是大有情绪震荡郁忿不能自已之意。然后,剩下的是醉里...

  • 霁颜:《花舞娘》霁颜:《花舞娘》

    花舞娘作者:霁颜认识花舞娘那年我还很年轻,年轻到只懂在烟花柳巷寻欢作乐。那时,我还是李家的少爷,养尊处优的我背着父母在花舞楼包养了一名叫花语妍的歌妓。我是花舞楼的常客,对花舞娘的认识也仅限于她是花舞楼的老板。真正让我注意到花舞娘是因为那一根手指。烟花之地也就是是非之地,打打闹闹是常事,我没料到一个女人也可以如此狠毒的。我看见花舞娘莲步轻移,款款生香地朝他走去,水红色罗纱随轻风摇曳生姿,艳红色的绣花...

  • 雪雁小说:《生死剑》雪雁小说:《生死剑》

    一艳日当空高照,金风满山遍野,但却并无凉意。的确,这风大干燥了。雁荡山,青葱茂密的树木,已抖尽了满身绿衣,几片黄叶,挂在枯枝上,临风抖怯,片片飞落,破烂苍凉,犹如一个油尽灯枯的老乞丐,大自然又在变幻了,秋,是多么的肃煞啊!山下,飞云江清澈的碧水,尚在潺潺的沉着,白涛拍击着石岸,似在为满山凄凉的景色哭泣;又似在为人间的不平而叹息。山野是静的,但却并非没有生命存在,不是吗?山腰上,不是正有两条人影在缓...

  • 诸葛青云《怒马香车》诸葛青云《怒马香车》

    第一章难分真假敌勇赴生死约女人是祸水吗?答对了的有奖,而且奖品非常珍贵,尤其是对武林人物而言,更是无比的珍贵。这问题是由欲望香车的主人提出来的。由表面上看来,这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问题,其所以特别引人注意的,倒是那欲望香车的主人。它的出现江湖,还是最近一年以来的事。那是一辆非常华丽,也非常宽敞的马车,其车厢之大,至少可容纳下十个人,由四匹骏马牵引着,车把式是一个身裁伟岸的斑发老者,而且是在北六...

幻灯片

.